所有文章茉莉專欄》就讓我們卸下心防,好好的來場性交流吧!(上)

茉莉專欄》就讓我們卸下心防,好好的來場性交流吧!(上)

 

前陣子朋友和我討論在Dcard版上的一個現象,他憤憤不平的說著,看到很多文章女生批評男生的性功能,或者性事不合就想直接結束關係,甚至留言底下會出現一種風氣,這位男性若不能滿足妳就換一個的新的伴侶吧!男性也會出來嘲笑其他人。或許就如我朋友認為的,這番的言論和情形似乎是一種逆父權在壓迫男性。

我也觀察到的另外一個奇怪的現象,很多女生都會把自己會不會高潮的責任強加在男性身上,但重點是這些女生卻從來不自慰,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因為自慰自己才能知道敏感帶在哪裡、什麼樣的方式會讓自己高潮,女生要試著瞭解自己的身體,高潮不是男性單方面的責任。

性事不合不願意溝通想要直接結束關係、女生把高潮的責任強加在伴侶身上,對於性的保守但卻又有所要求,不敢開口語言和肢體交流產生了限制,然而這些問題最根本的解決方法就是試著與伴侶有良好的性交流(性溝通)。

在這個保守的亞洲父權社會的框架下,限制了女生主動願意談性的可能,會談性的女生容易被扣上很淫亂、不檢點,甚至性生活過度活躍、男性伴侶很多負面的評價,也因此很多女生就算自己與伴侶之間性事上的不舒服、慾望時間的不一致、過程中時間過快過慢,也不願意主動和伴侶說出。甚至每個女生都會必備演戲的技能,精湛的演出「達到高潮」這件事情。一來滿足男生的信心和面子,二來有的男生會「過度」在意是否有讓女生高潮,過程中不斷的詢問反而讓女生感到壓力。Cupach (1989)擔心性交流可能會揭示不相容的偏好,擔心會威脅到關係的穩定性(Metts & Cupach, 1989)。導致他們感到尷尬/羞恥、愚蠢、焦慮或內疚而避免性交流、擔心這種披露可能會讓他們的伴侶感到不安(嫉妒,傷害他們的自尊)(Anderson et al., 2011)。

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我問過身旁10多位男性朋友,每個男生都表示自己性功能超強,並且讓女生高潮連綿不斷;但就在我問過周遭的女生時,如我預期,真的單純透過性交這個過程來達到高潮的人,大概不到5個人。在女性中,研究數據說了在性交中體驗到性高潮;這一比例僅為 50% 左右(Darling et al., 2001)。很多男性有時候過於專注於自己的愉悅感,忽略於女性的感受,身旁的女性朋友表示當他們和自己的伴侶婉轉說明甚至是試著溝通,對方可能還會惱羞成怒,大部分的女生常在性事上面來取悅男生、配合男生,但相反的男生有嗎?這就不一定了。

 

避免性交流會造成什麼樣的關係呢?

茉莉過去就有參加過一項增加伴侶親密關係的團體諮商課程,其中一項小活動是寫出自己的敏感帶以及認為伴侶的敏感帶位置在哪,公布答案後的那一刻,我觀察到了多對夫妻間對彼此的訝異和震驚,似乎自己所想的遠遠的與伴侶所需要的是不同的。MacNeil和Byers(2009)的研究就表示,夫妻往往對伴侶的性喜好和性厭惡的狀況不了解(MacNeil & Byers, 2009),對前戲和性交過程持續時間的偏好,他們傾向於依賴性刻板印象,也就是他們自己認為男人和女人普遍希望的東西,而不是就伴侶的需求進行交流,這些舉動通常與其伴侶的實際偏好不同(Miller & Byers, 2004)。性交流與性功能有非常大的關係,一項分析了48篇的薈萃分析研究,發現性交流與性慾、性喚起 、潤滑度、性高潮、勃起功能、較少性交疼痛和整體性功能呈正相關(Mallory et al., 2019)。

也因此,總是上網google搜尋各種性愛技巧的你們,擁有取悅另一伴的心情是非常好的,但是記得也別忘了回頭多多和伴侶溝通,這樣的方式才是讓彼此在性愛中感情昇華一個很重要的環節呢!

害羞、不知道具體怎麼開口該怎麼辦,下一篇茉莉來告訴你吧!

Anderson, M., Kunkel, A., & Dennis, M. R. (2011). “Let’s (not) talk about that”: Bridging the past sexual experiences taboo to build healthy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48(4), 381-391.

Darling, C., Haavio-Mannila, E., & Kontula, O. (2001). Predictors of orgasmic frequency: A case of Finland.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Sexology, 4(2), 89-106.

MacNeil, S., & Byers, E. S. (2009). Role of sexual self-disclosure in the sexual satisfaction of long-term heterosexual couple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46(1), 3-14.

Mallory, A. B., Stanton, A. M., & Handy, A. B. (2019). Couples’ Sexual Communication and Dimensions of Sexual Function: A Meta-Analysis. 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56(7), 882-898. https://doi.org/10.1080/00224499.2019.1568375

Metts, S., & Cupach, W. R. (1989). The role of communication in human sexuality. Human sexuality: The societal and interpersonal context, 139-161.

Miller, S. A., & Byers, E. S. (2004). Actual and desired duration of foreplay and intercourse: Discordance and misperceptions within heterosexual couple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41(3), 301-309.

茉莉
我不只談愛我也談性,希望透過我小小的講解,讓大家都能在性親密關係中得到幸福。 性學是浩瀚的宇宙;而性教育是條荊棘的路。 希望有一天女性不會因為慾望而感到羞愧,勇敢地擁抱自己的渴望吧!

必讀文章

WARNING

本站含成人內容,未滿18歲請勿進入

Or

No More Sex Without Love